首页>>凯发k8旗舰厅app下载

行业观察:共享共配是破题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最优解吗?

  行业观察:共享共配是破题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最优解吗?央广网北京4月16日消息(记者王晶)眼下,全国各地快递等刚需服务业进小区正在有序“松绑”,快递物流行业再次成为关注焦点。

  面对疫情下快递派送方面逐渐凸显出的诸多问题,不少人提出,解决快递寄送“最后一公里”要实现共享共配。昨日(15日),中国邮政快递报社举办“2020年中国快递业未来时刻”系列线上沙龙,不少专家建言献策,提出关于此方面的行业思考。

  2019年11月7日,云南保山快递物流电商腾冲固东综合服务中心,将不同地段的12家快递企业进行整合,原六家快递公司各有一名合伙人驻守,实行收益分红制(资料图:央广网记者王晶 摄)

  共享共配是把业务、资源、人力汇聚起来,共同管理、共同经营,以提升资源利用率,降低快递运营成本。着眼到快递行业,通俗来讲,即一名快递员可同时派送多家快递公司包裹,实现降本增效。

  共享共配将带来哪些益处,在物流一线工作的郑州百世快递负责人程金龙最有发言权,“共同配送后,快递企业配送时效和成本控制提升。如果没有驿站,一个快递员一天配送100到150件,但有了驿站再加上系统升级,一个快递员可配送500到700件。”他告诉记者,在成本上,快递员送上门一票是1元左右,现在送到驿站,一票6毛左右,“我们干快递利润薄,成本控制很重要”。

  与程金龙的观点相似,北京双壹管理咨询创始人、首席咨询顾问龚福照也同样认为,共配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成本问题,共配最开始在偏远乡镇发展,现在快递派费一降再降,原来的派费分配模式已不能适应现在的发展,在这种情况下,共配的需求显得迫切。

  在兴业证券交运行业资深分析师王品辉看来,乡村配送网点不足,共配模式的优势是明显的,在不发达地区可以做到运力共享、人员共享,相关参与方所承担的资金压力也会小很多,这种模式是值得倡导的。但王品辉同时也表示,在发达地区或者城市,共配模式却未必会成为主流。

  “未来城市快递服务的差异化诉求,如限时配送或其他差异化的高端服务,共配模式难以保证提供。但乡村地区人员密度松散,消费者对于差异化的增值服务的需求不会像城市那么高。”王品辉预测,未来快递最大的增长还是在中西部和乡村地区,现在制约他们的配送问题可通过共配来解决,共同配送的未来重点也还是在乡村地区。

  实际上,共配有两种模式,第一种是静态的自提站、自提柜,第二是网点的抱团取暖。中通快递集团副总裁、中通研究院院长金任群认为,疫情之后,共配将成趋势,但需合适时机去推进。

  “现在共配的时机成熟,各公司都在降派费,需要大家在派送模式上进行探索。”在龚福照看来,主要是四种模式:一是松散模式,各自独立运营,按票收费,这是一种轻合作的模式,利益分割问题解决得比较好;二是股权模式,统一入股,统一管理,这是比较理想中的做法,合作中怎么入股、怎么管理等问题导致摩擦不断。

  龚福照告诉记者,还可以由第三方独立运营,但存在第三方管理的专业度问题,利益分配问题;最后便是买断模式,有实力的买断后独立经营,这种模式解决管理和股权的问题,但对资金要求高,面临的挑战也比较大。

  与此同时,不少业内人士也提出,从系统层面看,共配后,多品牌经营的网点可能会出现诸多问题。

  快宝网络副总裁周明建议,需要给快递员提供一套支持多平台派件、接单的系统;其次是对于共配公司来讲,拓展驿站是绕不开的一步,驿站是提升配送效率的关键设施,需要一套称心高效的操作工具,这样的关键资源必须掌握在公司自己的手上。

  “最为关键的是,还要需要有一个获取客户、服务客户的在线渠道”,周明觉得,这是提升客户体验、降低服务成本的重要载体,这个渠道需要把快递的流量固化,支撑其他业务的发展。此外,干好快递之外,还要拓展快递服务的边界,如即时配送服务、综合物流服务,最后将快递的客户转化为商业客户,让快递员成为自己商户的配送员。

  也有人质疑,如果启用共配模式,或将失去末端竞争,是否会出现服务滞后等问题。

  王品辉觉得,共配的需求很好,但没有很好的盈利模式。不管是什么模式的末端配送,一定要找到一个持续的盈利模式,才有独立上市或者被资本青睐的可能。当消费者习惯了一天几次免费的派送,其它面向消费者的盈利模式就很难实现,需要用价格来调节不同的服务方式。

  金任群也认为,只有把“普遍服务”转变为“增值服务”,消费者对自己提出的额外服务请求,是愿意付出费用的,经济效益就会出现,从而摆脱今天的困境。

  目前,从全国范围来看,云南、四川、浙江等地均在探索试点整合快递资源,着力规范快递末端网点。在此情况下,中国快递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丁红涛认为,未来物流行业共配服务模式有多种可能,例如,财政资金或者社会资金的支持,国务院和商务部门在支持共同配送方面出台了很多政策,在财政、金融、用地、规划、税收等方面都有相应的扶持政策;或是共配站自行承担,某些企业为占领“最后100米”末端市场愿意承担这部分费用。

  此外,也有可能是消费者承担,把特殊时段(如夜间)的特殊服务拨给共配站提供,消费者希望获得此类服务而承担相应费用。

  今天(13日),记者从国家邮政局获悉,一季度,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125.3亿件,同比增长3.2%;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534亿元,同比下降0.6%。

  为进一步推进“快递进村”工程,国家邮政局日前印发《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(2020—2022年)》。

  部分小区无接触快递货架“变了味儿”?专家:当前是强化社区物流基础设施与服务网点建设的良机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不少居民选择网购生活用品。在各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后,为了方便居民快速领走快递,减少在外逗留时间,各地很多社区纷纷在门口设立了取货架,来送货的快递员只需将物品放置在货架上,居民即可自行取走。

  面对疫情下快递派送方面逐渐凸显出的诸多问题,不少人提出,解决快递寄送“最后一公里”要实现共享共配。昨日(15日),中国邮政快递报社举办“2020年中国快递业未来时刻”系列线上沙龙,不少专家建言献策,提出关于此方面的行业思考。

本文由作文网凯发k8旗舰厅app下载栏目发布,感谢您对作文网的认可,以及对我们原创作品以及文章的青睐,非常欢迎各位朋友分享到个人站长或者朋友圈,但转载请说明文章出处“行业观察:共享共配是破题快递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最优解吗?

标签: 中通反对共配